profound light/淵光

一道禁止通行的門跟非得撞上的電線桿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Fish Story

fishstory3.jpg

Fish Story.
指的是唬爛、胡謅一通的話語。


(內有雷,下收)
趁著台大藝術季-末日電影節看的片子。綜合中文片名跟日文片名的話,似乎就可以把這部片子說的很完整:總之,是一個關於一首龐克歌經由各式各樣的唬爛巧合,而莫名的拯救了地球的故事。把Fish Story錯翻成魚的故事、被不懂英文的吉他手覺得很有哲理而寫成了歌詞、鬱悶不得志的主唱在錄音中碎碎念後來被消音,到最後卻被誤傳成靈異錄音帶結果意外的讓懦弱少年拯救了年輕女孩發展出心一段的羅曼史,最後、最後--最後五人正義小組終究是力挽狂瀾(雖然莫名其妙)的讓世界避免了末日。

把無厘頭作為一種目的無疑還是很聰明的,其中承載的熱血也因此更加的突顯出來。雖然偶爾會忍不住想吐槽:「這些相信正義使者總有一天會拯救地球的日本電波少年到底都在想什麼啊。」

但小時候的自己也還是曾經認真的跟別人爭執過誰才有資格當金剛戰士裡頭的白戰士吧。


電影本身的敘述方式蠻有趣的,錯落有致的把時間軸打散,每個看似無關係的片段間仍舊或多或少帶著讓觀眾釋疑的暗示。熱血的片段間也帶有殘忍的一面,不得志在其中隱隱約約可區分成兩種面向,其一是像樂團那樣不受肯定但因此有種英雄式的悲壯(反正終究還是救了地球嘛),另外也有像不斷預言會有世界末日的偏執老人,幾乎犧牲了所有,到最後仍然沒辦法看見自己的確信得到實現,想必之後可能只會繼續過著被道追討債務、疾病纏身的生活。
一想到這裡,還是只能攤攤手的想著,果然沒什麼準則告訴自己哪種夢想可以得到實現或肯定,不過念頭還是只有一個,「始終必須自己先選上自己才行。」

fishstory2.jpg


(噢對了,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一直到很後面才發現原來從原作者到配樂都大有來頭,原作是伊坂幸太郎,齋藤和義是個默默無聞了三十幾年最後才終於讓自己的堅持沉冤得雪的音樂家(感覺像逆麟的翻版),還有曾經導過「再見了可魯」的中村義洋監督。)

下面是片中主要配樂的Fish Stor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46》 無法以言語說出口的,那就還是交給網誌吧 | HOME | 十二月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