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ound light/淵光

一道禁止通行的門跟非得撞上的電線桿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台北素描系列詩


(一)  行人道
白晝的光雜織思想
以髮髻作針 烏絲為線
然而此刻都止於其沒落的輪廓
(是額頭在那厚重粉妝的掩飾之下)
晰楚一如乾燥田地曝曬而致龜裂
人與人接觸不
透過眼神
言語出口後才發現更耳的是車輪與地面摩擦成的刮音
我不來自原始山與林木的靈魂意志
也原不
害怕一座城市
一棟大樓
一樹叢林

但終究是迷路了
比劃著語言彷彿諳瘂
街頭也不見模型的指揮警察
單調揮動雙臂而生出一個
即便是假意的
方向


(二)  捷運站
啊 花呀 我要親吻你的笑容了
你為何不在此刻快快樂樂的張開你的雙手懷抱我呢?
然而在臉際得到的回音則是
眩暈的白熱
在夜的捷運站道孤獨招手的招牌的光
行人流動過去 但並不發笑
此情此景
背後是晃動著的夜晃動著的寂寞
徒留
我一人站在那發窘
尷尬有如對著牆壁發錯情而不知如何是好的

一條公狗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觀蔡國強-收租院後感 | HOME | 再次依偎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