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ound light/淵光

一道禁止通行的門跟非得撞上的電線桿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再次依偎

可能是時鐘還沒調過來, 絢麗的記憶在腦袋中叫囂不肯睡去,不過其實也是一次次的矛盾最後堆積出來的美麗;真的很奇妙,從一開始的籌備稍微有那麼些疏離──原因的部份,意見分歧是,其餘外務過於焦頭爛額也是──然而又一直到最後成果階段而投入進的那個群體,很多事成就了,幸好當初沒聽從心裡的惰性而錯過它。

特別是美好的事物才值得這樣把握,突然之間醒悟的那個點應該是,希望能對於真正喜歡的事物有些貢獻,下學期希望調整一下生活日程,雖然這部份是後話了…XD

話說這四天大概算是最貼近我對於大學想像中的生活的日子了吧,尤其最後一天的晚上,凌晨三點半集合出遊買酒,然後一起在系館的營本部外喝到天亮,再跑回去宿舍帶小隊。
要我怎麼忘記外頭每一瞥都是濃淡不同的天色。
朦朧未明間或睡或臥的圍攏,其中穿插詠翔小朋友帶著酒醉瘋狂(好啦其實應該沒有)的吉他聲,外頭則另外有一群無視於內部這樣的寧靜祥和在講鬼故事和笑話──怎麼說,每次回到人社營,都見識到這種夢幻的美好,然而我不喜歡說那是逃回一個夢境,只是的確,這是一塊莫名的充滿各式夢想`各式實踐方式的園地,體會到什麼叫一個人一個故事,有人笑稱人社營是台大最大的幫,然而某種程度的當真又是一種令人鄙夷的傲慢,我只能說,放眼望去,這裡每個人真的都比我見到的大多台大生還要精采很多。
那些是在發光的部分。

跟怡安談到,覺得上了大學以來每個人都或多或少受到很大的衝擊與挫折,澄真稱作磨損,個人覺得很貼切,不過我想,來這裡所感受到的治癒感,並不是由於這裡就充滿著沒受挫折的人吧,而是更進一步的看到這些人一樣遭受著挫折卻如何依舊活得精彩不悔。
很多人變了,但有些本質亙久不變。從他人身上看到這樣的堅定後,也因而覺得更能夠勇敢些。因為這種熱情而再度燃起的一些思考…希望這份感動可以持續的久一些,而這次的思慮就真的是最後的思慮了吧,怎麼樣的未來都還是掌握在自己手中,可我希望還是能稍稍的顧及夢。

另外想寫逐天的回憶小記,還有每個人的故事在我眼裡的樣子。
原則上是很不喜歡那種活動後的各式各樣眾人合照的,覺得看到那些照片反而只更添空虛的茫然,如果熱切的拍完照片下一刻只是轉身回頭,擦肩而過,這樣的照片作用為何。
但人社營聚會到此,那種羈絆像網絡一樣在腦中浮出來,於是乎特別想好好記得眼前這樣一群人,舊的小隊友毫無疑問,另外珍貴的是那些在活動中新認識到的夥伴;大學以來,體會著那種不知如何無法跨越時間的藩籬的無力,都還以為是忘了如何去愛人,現在的認知則真像是一種解脫,就算事實依舊,但比較清楚那股差別的癥結點為何;不說孤寂了,或多或少是自己過度偏執的評價,然而這裡就是有一群相同頻率的人。
說起來,寒聚中充滿好多兀然安靜的時刻;分不出是太過疲累沒辦法言語也無法接收而造就出的絕對地帶,還是我們都在‵有些惶恐的揣測那個隔一天又要來的離別`更之後又如何再相遇,然而,最後能說的能做的好像都只基於一個認知吧,也就是確認之後能再見面的那股篤定。
因為篤定,所以不寂寞的分開,再見的話來不及說‵或說的太過倉促,然而那又如何呢?

再見了各位,我相信很快又會再見的。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台北素描系列詩 | HOME | 快覽

COMMENT

(耶頭推)
要我怎麼忘記外頭每一瞥都是濃淡不同的天色
那片天默默映照著人社營的所有寂靜與喧囂。

因為想要再見
所以我說
伊兒再見!!!!
再會在那片天空之下吧!!
2010/02/13(土) 15:20:33 | URL | 玉吐 #- [Edit]
妳好熱血XD

我也覺得每次從人文營回來,都有一種擁塞在心中的感動情緒使得自己成為和之前稍稍不同的人,期待和這些人的接觸壓過孤僻,還有似乎比較入世一些,所謂脫離自我本位主義而關懷世界多一些?(但能持續多久呢XD)

妳會寫心得嗎其實很期待: )
而且就像澄真說的吧,咱們11天後NTU見XD
2010/02/13(土) 19:45:20 | URL | 伊兒 #- [Edit]
對了我加妳blog囉XD
2010/02/13(土) 19:46:09 | URL | 伊兒 #- [Edi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