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ound light/淵光

一道禁止通行的門跟非得撞上的電線桿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投名狀

國文課中看到一些有興趣的片段所以就把它補完了,最近片單可能還會追很多冷飯(回頭遠望)。
先不提這個,劇情很糾結看的我也很糾結,但後者跟前面的點好像不甚相同(咦),我明明沒有很找碴但一些地方還是情不自禁笑了(汗),因為那些明明不是適當的時機,但某種無意的突兀的言語表達跟臉部表情而破功。(被打)
→鏡頭特寫金城武第二句「大哥是對的」的那瞬間嘴角的弧度根本是在憋笑吧XD(很認真)。

路走的太長以後,原本再怎麼美好的立意都有可能因過多的血腥或怨靈而扭曲,這種部分說命定好像也很恰當,因為個性終究是多面而立體的,時間拉的越長,彼此的磨合與矛盾就會突顯出來。於是一開始如履薄冰般的打賭是一種霸氣與謀略,可是到了最後,那看起來就會像是一次一次貪得無厭的動機與藉口。

覺得處理得很好的地方反而是姜午陽的誤解而跑去殺掉嫂子的那段(啊不是說我太希望後者被除掉所以欣喜他下手…。)?
看起來是可笑的傻,卻突顯出其實誰都不了解誰的諷刺,這種藩籬尤其是當自利的鬼胎開始出現後建起來的,於是靠忠義才得以結盟的形體自然就垮台。不過,在最後的最後,或許還是在某種形式上回到了真正的兄弟情懷,無關乎了解‵背叛與否,自願也好非自願也好對共死的的坦然‵追求與釋懷,總是這樣了,還能求些什麼呢。最後依舊是充滿誤會的死去說不定反而是好的,以為是被魁字營暗算的趙二虎,第一時間以為自己成功殺了大哥但後來發現真相的姜午陽,還有自己為自己造了一個送葬隊的龐青雲。兵總是要死的,戰場上的高位上的皆然,剩下只有雨中泥濘裡的一地血窪,每一滴都是一個荒涼。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銀桂]似視 | HOME | 血管航行日誌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