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profound light/淵光

一道禁止通行的門跟非得撞上的電線桿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血管航行日誌

--請拜託不要來問我「這是雄哆還是哆雄XD」這明明就非常純良與健全,真要說的話也是硬把普通的蛙剖作業出成這種複雜性的普動助教的錯呦XDD!!!
(原作業題幹太謎有人有興趣我再放上,這裡是跳過了那些背景設定與介紹的結果<死)





航行日誌

Day 1
仔細聽能聽到那種血液汩汩流動的聲音,來自肌理收縮的壓力促使靜脈中的血液往前流動,但周遭幾乎無光,透過小艇探索窗往外望出的視野非常黯淡;事實上,這令我有點失望,離開了十分鐘前美好的現實街景,滿懷期待開啟這所謂的解救任務後,迎接我們的卻是我的粗心再度使我們失去了能量補充瓶的事實,以及宛如罩上一層紗的紅色液體中來回巡遊的白影;免疫的屏障保護使我們暫時位於牠們的辨認範圍之外──不過,人縮小跑進青蛙的身體中又擔心被它體內的白血球給吞噬,一旦意識到自己正在思考這種事情,便覺得像是一個不合時宜的色幽默。縮小的不適,暈船的不適;也可能是這一連串的不順遂使得事情違和起來。
「弄得好的話Keroro軍曹長就能恢復健康,但這事不成的話死的會是我和你。」
我假裝弦外之音被血液和血管內壁過大的摩擦聲掩蓋,非常認真的開始端察起眼前的風景;人為的罰責並不令人懼怕,但在如此未知的人體世界中,我們只有一艘在關鍵轉彎時才可開動動力的小船。
「往右。」
小叮噹一邊看著地圖指示,我則拉開引,瞬間的嗡嗡聲使我們轉向進入了由股靜脈分支出的腹大靜脈,我盯著地圖上那些複雜的血管紋路,
是生物啊,這就是生物體。我不知怎麼的突然想著。
而沿著肝門靜脈,肝,一路回到左心房的路徑,第一階段預計清除的脂肪順利解決,我們卻仍是從未知航向未知。

Day2
但事實上這不會是什麼大喜大悲的旅程,少的可憐的公式比最沒成本拍攝的好萊烏電影更老掉牙。沒有生死交關的人性考驗,只有我跟小叮噹的旅程甚至看不到和女主角的對手戲。
可是某種對於生的悸動,生命的悸動,源源不絕的從內裡中湧出來,或許是來自較耳旁那震耳欲聾的鼓聲微弱許多‵卻總是沒辦法忽略的第二個心博,來自於我自己。
回到心房再選擇左動脈弧的方向出發,眼前儼然是和昨天截然不同的光景;有別於苟喘似的掙扎向前,動脈中的血液似乎只懂得衝撞與奔騰,而脈搏的規律此刻像鼓,在其中潛行,那麼我們便是應聲出征的征民,目標則是頭部。
事實上,由於腦部的微血管網非常細密,這似乎是我生平第一次看見小叮噹皺起眉頭,他操弄道具時臉部的嚴肅是一個聖者,或一個智者?
那光太難靠近,可自我感到窩囊的酸楚在我心中盤結,或許更勝那樣的微血管網。
我上前,拿起了另外一邊的大剪;他則像恍如隔世一樣的回神。
「謝謝大雄。」他微笑;那是我最為熟悉的小叮噹。

Day3
經過了第三次的回心循環後,身處的環境對於我們來說似乎較為友善起來,今天我們沒看路線圖就準確判斷出右動脈弧的方位,聽見一如往常的脈搏聲後顯得時分安心。小叮噹作的計畫總是沒話說,清楚又十分具有條理,清除完腦部的脂肪後,我們今天目的地是沿著肺皮動脈弧一路向外,到達肺動脈。
事實上,這條路線有點短,像是才巡游了一瞬間我們便又回到心房。
「可是剛剛是我們這幾天以來離熟悉的現實世界最近的一刻喔。」
小叮噹突然貌似感慨的這樣說了;任務中點,三天以來全與這些分子等級的物質相處,竟好似這就是歸屬了,思鄉的感情卻泊泊湧出。原本擔心能源動力用完的憂慮總是將這些情緒深深掩埋,在小叮噹若有似無的懷念下卻又被釋出;空餘的休息時刻,我強打精神的拍拍他的肩膀:「很快就能回去了。」
我只能這樣說,語音卻不知被哪一個白血球吞噬。
室內又歸寧靜。

Day 4
清除過約一半任務點的脂肪後,此刻的血流顯得順暢許多;今天一早,小叮噹以愉快的語氣大聲叫我起床,而血管也發出一種像是混雜著愉的咻咻聲。
(希望不是什麼奇怪的心雜音啊…)多半和著想床的低血壓,我有點沒好氣的想著,但在看到小叮噹一別昨日陰鬱的表情後,又覺得這種幼稚至極的情緒該被一掃而空。
事實上,當我開始看著手中的預計路程表後,心情更是逐漸好起來;任務在今天總算進行到開始清除下半部軀體的脂肪體的部分,我們將進入體動脈弧,沿著背大動脈到達胰臟,並在回程的途中清除胰靜脈中的脂肪堆積。當初為了設計如何能在最少轉彎中完成任務的路徑實在傷了不少腦筋,尤其是在體軀的下部,總是遇到顧此便會失彼的無法兩全,幸虧在小叮噹的機智下總算是把所有的路線匯集在兩天;心裡思及此還有些得意的我,在下一瞬間臉上的笑容卻完全消失無蹤;再往下翻的頁面記載的是明天的路線,而門外漢如我,都看得出來這是一趟漫長又棘手的路程──許多任務點可以在過程中一口氣解決,卻也代表我們走錯一步便是把自己丟入喪命的泥沼;心中一沉,然而前行的血流卻是只進不退的,如此嗎?

Day5
拐彎‵拐彎‵拐彎;嚴格說來的話今天的路程才真應該是考驗我們所有駕駛技術的總和。
一開始是沿著和昨天極為類似的路徑,透過右動脈弧‵體動脈弧‵背大動脈的方向往下,我們很仔細的在往總腸股動脈的分岔上開起了動力開關,接往股靜脈之後又清除了裡頭的脂肪。
「還沒完呢。」小叮噹提醒我,我則回給他一個我早就明白的眼神。
是的,和之前截然不同,在進入靜脈之後的下一個中繼站並非心臟,我瞇起眼搜尋,總算提早發現了那個通至骨盆靜脈的轉彎,在差點錯過轉角的瞬間逆行著通進去。過了這裡,我們即將通過肝門靜脈進入肝臟。
然而思索的半刻間,周遭的風景逐漸從全然不透光的鮮艷紅色,摻入了一種昏黃,隨著與肝臟的接近而亦加明顯起來。
終於,我們置身其中。
「啊,啊,歡迎來到這裡啊。」小叮噹用他圓圓的拳支著額頭,語氣充滿了一種不置可否的驚異與無奈,
有些昏黃的世界,這種黯淡的鵝黃色其實是來自於充滿脂肪的肝壁,若非親眼所見,你很難想像,所謂的肝居然可以具有這種顏色。
「這樣一來,我大概再也不敢大魚大肉了呀。」
「小叮噹除了銅鑼燒以外真的吃過什麼大魚大肉嗎?」
對於我的吐槽,小叮噹白了我一眼,接著便自顧自的拿出法寶,開始這顯然會相當繁瑣的作業。
再過度的驚嘆和警其實都是其來有自的,這不也是我們這趟旅途中最大的收穫麼?
昏黃遠去的那刻,我們又回到了靜脈竇。

那麼,旅程的終點也不再遙遠。

Day6
快變成自家廚房的心臟,可細數哪邊有轉角與拐彎的血管,預定的航程說明一切順利的話,我們今天就可打道回府,航程的終點已在眼前。
有如一直以來我們遇到的每一次難題,小叮噹和大雄又一次克服了艱鉅的任務。
「笨蛋大雄,你從剛剛就一直在傻笑什麼勁啊。」
「名留青史的事蹟多出一件總是好的。」下一瞬間是一個竹蜻蜓丟了過來。
於是又一次重複與昨天‵前天幾近類似的過程──但這次我們彎入了腎門脈,一路向上,只覺有種像是從極深海往上竄的壓力驟減;脊髓裡湧出的亢奮。
「準備好了嗎?」小叮噹轉頭問我;然而語音一落,我們只是相視一笑,那瞬間更非常有共識的決定出去以後一定得為軍曹長列上一百條準則,其中八十五條列上的是:多吃清淡,少吃油膩食物;多吃清淡,少吃油膩食物…
我們談笑,那喃喃又幾近咒語,這種叨叨碎碎或許也是為了在這最後的瞬間為這不可思議的旅程留下一些細密的註腳吧。而隨著一聲加速的引,一股強大的扭力幾乎將我整個人離心甩出,周遭空間在溶解,還有一線一線從暗深處竄出的白光。
哈囉現實;哈囉我們的歸屬。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投名狀 | HOME | [銀桂/隱高桂] 冬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