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ound light/淵光

一道禁止通行的門跟非得撞上的電線桿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銀桂/隱高桂] 冬

長著粗繭的手輕輕撫順帽帶,捎過他的髮間後又悵然若失的鬆下了;於是桂抬起僧人的帽沿。
透過橋面,天際線的一角只見眼前是一片鋪天蓋地的銀白雪白還有視野中難以忽略的鮮紅色──節慶的氣氛花一般似的在兩邊沿岸的街道上開起來,再過去一些,郊外的小路則在盡頭分岔。
細細碎碎的光與影,這些那些他都收進眼底了,然而此刻的橋面只是空無一人。
(啊,所以是雪吧。)他恍然大悟,失笑的發現溫柔不過存在於錯視跟恍神中。事實上,剛剛的一瞬間的確像是驚弓之鳥似的驚醒,腦中像有渡鴉拍著翅撲撲掠過江戶低氣壓的天空,還以為那瞬間是誰輕巧的站到了自己身旁而隱絕氣息,這種高手多半分兩種,要嘛是至交,要嘛是來取你的命。
那一個好些?
這麼顯而易見的問然而在當下卻覺得十足猶豫起來,好像後者也挺熱鬧的不是嗎。
(貌似這時節適合左顧右盼的妄想呢。)一邊思索著,桂苦笑,站起來拍了拍襤褸袈衫上的積雪。
比起行走其實更喜歡這樣的站立;可攘夷事務繁多,經費的籌措也很迫切,化身成一個落魄和尚盤據橋的一角的行為,與其說是必要的偽裝,事實上是自己的享受。
大多自己一人。
曾經有幾次伊麗莎白曾經拿著牌子叨叨絮絮的打算執拗跟隨,但最終還是被自己攔下。
(不是奈何橋,是江戶橋呦。嘛,放心吧伊麗莎白,我化妝本事很高強的,不會有問題。什麼?你說我會情不自禁暴露出我的名字?這個…。)
大不了萬事屋就在拐彎處。
發現自己閃過了這樣的念頭,桂的窘迫像不小心踩到水坑而滑了一跤。
(伊麗莎白,武士必要的時候得言簡意賅。)
胡亂咳了一陣將不自在的念頭掩飾過去,便在寵物的尊敬目送下出了門;狂亂的貴公子,華麗的逃跑小太郎什麼的,這一刻便全然捨棄了,體會到的是撲天蓋地而來的掩埋感,放下了身段才體會到的世界,波光和那些雪白等等。

一年以前還遇過高杉,同樣的橋同樣的光景;曾經很認真的說再見面便是賭上生死搏鬥之時,可不知怎麼,在這樣的場合下見面便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行人眾多在橋上流動,花色的油紙傘很是冶豔,然後,下一個瞬間其中的一個圓弧便靜止了移動,準準確確的停在桂的面前。
「噯,好久不見啊,蔓子。」
「高杉。」那像是靜如止水的回應。雖然開口開頭的三秒思考的不外乎是來人的意圖‵從這個距離拔刀砍殺成功的機率,又端視對方有沒有攻擊的念頭,諸如此類等等。但燦紫色的外衣自顧自在眼前眩目的閃動,沒有殺氣。
(行人太多了。)最後的判據標準,桂如是想。公開博鬥引起恐慌招人注目的事情是高杉晉助的作風,不是他的;他畢竟是桂小太郎。
藉口也好,他放下原本已探向刀柄的手,擱在膝蓋上。
「上個月才見過,託你的福拉扯的傷口還痛著。」
意料之外的,高杉晉助將紙傘收往一旁,在桂的左邊坐下,而行人川流不息。那是種異樣日常的適,除去那個維持著恰到好處的距離,散在地上的衣角距離三尺,以及潛意識防備的緊繃──骨子和肌理中都是對敵人才產生的反應,眼前卻是一張老友的臉。
他們談了很久。幾乎都要到人群逐漸散去,決鬥似乎顯得不那麼顯眼的時候。而高杉提到的便不外乎是暗殺了哪些高層,春雨一行人如何貪得無厭但託他們的福這些那些計畫得以實施──雖然幾乎都是高杉一個人的描述,桂穿插瑣碎的回應,但更多的時候也只是靜默,每當遇到這種情形,桂都盡可能讓自己盯著河邊的芒草和渡鴉。
「高杉你還是一樣,無論在哪裡都那麼搶眼。」直到夕陽即將落下地平線前的半晌,桂突然說,無視高杉蠻不在乎的嘲諷。
「無論是被燒殺擄掠,燃燒一般的火紅江戶裡也好,或者和平到來,眼看武士的戾氣散化在三途川彼端的江戶裡也好,可是,白色是屬於銀時的顏色。」
「嘛,蔓子你想說什麼呢?」
「當我看到被雪掩埋而看不清楚任何色彩的江戶後,我突然覺得,好像有點能理解那傢伙所謂的武士道了。」
「蔓子你總是這麼浪漫的話,應該去當詩人而不是個武士。」
而下一個瞬間桂聞到從高杉袖口飄出來的血腥味,即便絲縷稍縱即逝。事實上,桂不覺得有什麼噁心,都是戰場血雨上打滾過來的人,此刻如果說什麼嫌惡,不過是做作的五十步笑百步罷了;然而,習慣也好,適應也罷,那樣的血腥始終不適合高杉。
對方則是饒富興趣的撩起了桂的一段髮絲纏捲。
「果然,來找過往的老友這種事都是節日引起的興之所至吧,不過一直這麼優柔寡斷,總有一方會死的喔。下次就不會這麼和平了,蔓子。可惜已經過了秋天。」
「我算鄉愁的一部分嗎?」
「蔓子你是死去的鬼魂的一部份啊。」
「你還是滾吧,高杉。」
事實上,無論是他還是高杉都很明白不可能挽回那些過去的波瀾,記憶無疾而終,對於言語被藏去何處,其實桂不明白,高杉那邊更是鐵定的。
後者站起身來不置可否,揮了揮手,臉上一樣是那種狂妄的幾乎殘忍的笑,像刻在利刃上的彼岸花花紋。
於是雪還是在下。


冬日便乃戾氣蜇伏之時。
20091214


糟糕想補完的東西好多(倒),比起這個,說不定說這篇是高桂然後隱銀桂比較有人信呦XD|||
不過應該是這樣,我覺得三人的三角關係基本上就是時間軸的差距?
雖然我覺得現在進行式的高桂沒可能,因為已經是截然不同的兩條道路了,偶一為之的是某時反而因現在的距離和立場所勾起的,對過往的美化和回憶,但基本上也僅止於此,而銀桂就是避風港般的現在進行式...XD

雖然結局非常的狗尾,可是不寫到銀桑很不甘心所以就...///(略)
基本上有點像是桂的個性內心私設,然則怨念太多書寫的時候反而會落入難以抉擇的窘境|||


對了,開頭可以當作是桂對雪花產生的妄想V(被打)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血管航行日誌 | HOME | [銀桂]關鍵字是老友`天然`無奈

COMMENT

qgnZDgrdelEN
2011/12/25(日) 22:42:40 | URL | kgmtkdndkjp #YHh0WHDI [Edi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