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profound light/淵光

一道禁止通行的門跟非得撞上的電線桿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噁心

據說是冰凍三尺。
但六年之寒也夠了沒,先低頭的不會是老子但那種細細密密的不痛快從頭到腳包覆起來,是在想,感覺神經的樹突怎麼都連結到那麼奇妙的末梢,遲緩已久的中樞這才又回動起來(還得外加完美的天時地利人和)。

因為不是一次兩次,似乎是不說不行但說了又如何(嘛人都會有這種不得不挺身而出的時候),但隔著玻璃對蛇類招招手,不過就是冀望對方能從等待爬說語的對談的的空想中回歸面對真實的基本面。
如果都這樣了還要歸咎到同質性嗎,覺得不然,若不是異質性如此劇烈又怎會走到今日如此(咳)──不同世界的人;也不過只能冷笑三聲云云,只是不屑感潛伏在脊隨裡刮不去。


當兩層的影子能得到什麼?

不好意思本大小姐寫過的句子我都記得,我用過的意象我都記得,還有就是天生的嗅覺真的很神奇總是會讓我在剛好的時間看到應該看的東西(還是不應該看),然後諸如此類這般,從我的喜好抄過去‵從我的句子抄過去;看穿的自憐便只是打翻染缸中的花布罷了,還有什麼。

可能挑再明也不會懂的吧,一如六年以來誰有懂過誰。
但我真的是,媽呀,越活越不懂了。
何苦如此=w=vv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奢望(謎) | HOME | 積欠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