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ound light/淵光

一道禁止通行的門跟非得撞上的電線桿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快照

1. 我曾侍奉過英國國王。

以指間做記。那是他的崇拜嗎?赫拉巴爾?或偶然的喜好?隨手的撿拾?
未知之外她看出來的只是,這不是一個王者──但也不是一個侍者,有所歸類的話才隱約認為是他們站在線的同一邊;像從書脊背後走過的幽靈。理論上他們可能在哪本書的意識裡打過照面,但彼此望穿彼此的國度而未在雙方透明的輪廓上多作停留。
瀏覽過後就再度成為過客,但真神奇。女人想。ㄧ本書解除了一個旅者的隱身,雖然在閱讀的時候都以為藉此便可以藏匿住自己。

2. 雁鳥的飛行。

而她們好多年不見──差點就要這樣說,但看見那樣的沉寂就吞沒──吞沒言語‵吞沒沉寂,把自己吞進去,在暗的大肚子裡仔細尋思逃離亦發可笑的那股喧囂,關於過去。或者她原本以為自己有一天會欣慰這種遲來的正義,但正義到了眼前才發現這一切平凡無比──這樣嗎,不是正義,不是過去,至於猜測的對與錯又怎樣呢,如此而已。

然而,她知道這種感覺為什麼一直還在,了無的新意一半像是她曾遞上的第二張相同卡片,暫時姑息,最後終究會復萌。
或許也是因她這麼想便是妳意外的主因,原來她終於在思考了。

3. 有關其中停留的最久的一張。

他後退時伸開雙手往旁比劃,形容著那個未知的(就像是未知)的世界,於是那瞬間她覺得這八成像是船,或帆,迎向一切的行旅只懂前進的──,於是邊按快門。
她後來想起,有人說快門打開過久會使照片曝光,這使她忍不住思考,或許就是這個原因,此後她在回想起此刻的時候,在一片暗中仍總看見強光一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清晨 | HOME | The Thirteenth Tale

COMMENT

承認待ちコメント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者の承認待ちです
2008/07/25(金) 00:52:09 | | # [Edit]
承認待ちコメント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者の承認待ちです
2008/07/25(金) 00:52:52 | | # [Edi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