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ound light/淵光

一道禁止通行的門跟非得撞上的電線桿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he Thirteenth Tale

*劇情捏很大 慎入
充滿著「欺騙」、「真相」、「迷霧後的迷霧」這樣一本書。
不過讀到最後反而沒有,「啊,原來結局是這樣」的痛快感,一方面是應和著作者最後那句「有時一個無傷大雅的故事勝過一個真相。」一方面可能也是在懊惱著,轉了這樣一個大圈居然只是讓自己被欺騙;而且這無疑是很不公平的,照理說作者跟讀者才應該是不作弊、不偷看,最後一起找到真相(或許透過文字透過言語),或是從一開始所有的線索都在裡頭,不挑明最後留待讀者自己發覺──而無論如何不是玩著任性的遊戲,鋪陳一個故事的橋段但為了這個橋段事實上已經自相矛盾許多細節。
比起溫特總覺得作者才是一個不斷圓謊的人。
亞琳暴躁易怒,透過溫特一開始的自傳(也是謊言)一開始我們看見了一個「隱藏在薄霧後」的少女,而在家族衰落的最後這「少女」也逼不得已的離開她的薄霧來主持家務,但最後讀者終究發現連這樣的真相也只是暫時的──真正的正常或許一直都只存在於那位「鬼魂」身上。
但是「薄霧後的少女」把讀者的注意力引開太久了,以致於到最後出現了真相之後絲毫不覺是懸疑過後的撥雲見日,而是非常困惑著:「那麼那位薄霧後的少女呢?」
那不僅僅是最後鬼魂取代了亞琳的問題,而是這個人本來「確實應該存在」,可是現在真相大白,那不過是光線的錯影(7.11補記:不過說起來,是不是這種「薄霧後的少女」的可能,原本就只存在海瑟特跟醫生對學術狂熱的幻想裡呢)。

然而,隨著故事的進行刻意的進行了視點、描述人稱的轉化,這讓人進入情感可是也造成一點錯亂;之前看卓九勒跟歷史學家就多少發現了自己對這樣的敘述方式真的非常苦手,尤其資料人名異常繁複的時候(噢,可是這點歷史學家還是略勝一籌。)
不過其實我最挑剔的一點還是那個一開始溫特的「自述」到最後發現是一個旁人的「敘述」的安排,這無疑太不合理了;就算再怎麼相似、相像、靠近,這種熟知對方心境的程度無論如何不可能產生在一個第三者身上(尤其是最後一下子跳脫後就展現出了雙胞胎與常人那種真正的疏離,那麼這種隔閡要嘛是如描述般那樣不能被理解,要嘛像是能被溫特理解這樣而它就不是所謂的隔閡)。

所以說,所有的細節只在當下有意義而不能貫徹到全部,這像什麼呢。

或許應該回到書寫的重點來看;唔,手足之情?
就算這對姐妹真的是太邪惡了(這種純然的惡是在對第五個孩子致敬嗎<喂),或說的確,就是來自這麼一個令人不安的家族的血緣呢;但在這方面氣氛的掌握的確是很令人激賞的,也才會是這陣子好不容易讓我湧起想一口氣看完的衝動的書啊(怨念那麼深搞不好都只是因為結局。)
而瑪格麗特對雙胞胎姐妹的懷念大概也是本書最溫柔的存在了。(雖然很淡,雖然我一開始覺得很莫名奇妙哈哈)。


確定了我不是對女性作家苦手,而是對那種過於細膩陰柔但是大打太極的描述很感冒,這種感覺從看多麗斯˙萊辛一直到茱蒂˙皮考特都是的;相反的就很喜歡羅蘭˙高蝶,怎麼說呢,優美華麗如詩而不失,那種精準吧(明明完全是你自己的偏頗X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快照 | HOME | 拙劣的言語尖銳的文字

COMMENT

怎麼說呢
我還是覺得他兜太大的圈了
第五個孩子的出現是有事先暗示
卻仍讓人感到突兀
並且我打從心裡不習慣這種繁複的敘事方式
(不是在講他的"族譜",這個規模是還好)
(這莫非是目前排行榜上翻譯小說的通病?)
所以看了並沒有驚艷的感覺ˊˋ
對了妳網誌有"太古及其他的時間"的相關文章嗎
想說討論一下。
2008/07/13(日) 23:30:01 | URL | travellerjay #- [Edit]
哇賽
雖然說以前就是文藝青年了(這不是奉承喔XD)
不過現在的感覺就有標準的一種外文系架式哈哈哈

太古和其他的時間我一直都沒看完(被打,有一次在書店看到一半,然後買回來隔了太久,就一直沒有重看的勇氣"呱")
不過有點意外你會想看這種類型的書˙V˙

至於回到這書,其實我還是覺得硬說這本的複雜是翻譯小說的通病有一點太偏頗呢(雖然一直以來翻譯文筆的生硬很容易被挑毛病也是事實)
只是比起來,就算是翻譯小說也有我覺得看起來很簡單明瞭的呀(呱)
差別或許是在沒辦法用精準的語言去鋪張想要的場景深度,去區分必要與不必要。
這種能力甚至不一定跟性別、類型有關(思考著XD)

還是有點好奇你對太古的看法,我想聽聽一個看完的人說這個XD(毆死)
不過我是考生啊,沒辦法閱讀(才怪)的考生啊Q口Q!(摔桌)
2008/07/15(火) 00:24:51 | URL | 伊 #- [Edit]
這兩天剛好看完這一本書XD
進來的時候嚇了一跳呢真巧(笑)

(其實還想說下去不過正好要吃晚餐,晚一點再補/o/)
2008/07/15(火) 18:54:32 | URL | 佚歆 #s08RoMpc [Edit]
其實我很少看這種小說,應該說,現在我非BL的小說幾乎都只看推理或是奇幻的東西(掩面)

不是刻意的,就是剛好、這樣。


回到這本,其實我自己有寫一些語焉不詳的心得啦(喂)
不過那不重要(丟)

我覺得關於最後「鬼魂」的出現,其實一直只是對外人而言,照她後來的敘述,雙胞胎應該是一直都知道她的存在的。
而且可以清楚的知道她並不屬於她們,她也是外人。
不過作者本來就是要靠這種手法來拐讀者嘛、所以只要不要太脫離現實我都可以接受(喂)
應該是說我很喜歡那種被狠狠擺一道的感覺。
(雖然我一直覺得這本還好因為我有猜出來←得意)

還有我一直覺得那對雙胞胎之所以不太正常是因為「近親的血緣」吧、大概。

另外我滿喜歡這個作者敘述的方式、還有營造氣氛的手法的,雖然我想譯者也功不可沒啦XD

唔、我亂七八糟說些甚麼呢糟糕(逃跑)
2008/07/15(火) 21:45:44 | URL | 佚歆 #s08RoMpc [Edit]
想來其實是我很糟糕的毛病(一要寫書介之類的東西就沒好話嗎<毆)
不過真要說的話,會拿來blog上推薦多半在我的喜好中其實已經可以排到很前面了,否則我應該連讀都讀不完吧(喂),只是忍不住就會想做比較,也算是看的那麼頭昏腦脹的一點報復(咦咦?)

事實上我個人很贊同佚歆說的那種"魔幻感",我想這就是吸引我看下去那個最大的一個主因
只是那種可惜就在於到了最後會忍不住覺得這氛圍只是一個包裝而沒辦法讓我感到更深刻的共鳴,大概是因為這樣而顯得稍微距離一點點(被踹飛)

話說,我也一直覺得很多書都努力的想要讓讀者上當所以我也學會不去相信作者了,不過某方面也覺得閱讀的當下還要保持這種冷靜真是一種微妙的本末倒置啊XD
2008/07/18(金) 00:04:26 | URL | 伊 #- [Edit]
這樣說來我是剛好相反的XD

我只要寫心得通常都是寫好話、
因為能讓我耐著性子寫心得就表示我已經喜愛到某種程度了
所以就會自動捨去裡面我不喜歡的部分(喂)

作者的敘述手法的確都是為了最後的結局包裝(點頭),雖然我這樣說很奇怪,但我反而比較喜歡溫特的文字(喂)

文中真正讓我被吸引的其實是十三個蛻變與心死的故事XD

所以雖然我是很推這本(當然啦),我還是比較喜歡日系的東西(逃)

我就是喜歡那種自己明明已經提醒自己不要上當還是被狠狠的耍了一次的感覺啊(笑)
我覺得那真的是種享受XD
(媽呀這裡有變態!!)
2008/07/18(金) 23:26:31 | URL | 佚歆 #s08RoMpc [Edit]
抱歉,抱著奇怪的偏執和困惑想得到所謂解答(雖然早已知道這種東西不存在的必然性)的心情,還是來討論一下早已終結的話題。
在我看來,文字之所以有趣,就是因為"一種說法各自表述"(這跟政治絕對全無他媽的關係)。不同人,甚至不同時間的同一個人看的想法都不會也不該一樣,不只是感想,更是想像。如同一尊石膏像在不同角度和明暗的光線映照下呈現不同的輪廓及表情。如果什麼東西都說死了,我認為看電影就行了──具體、快速而生動呢。並不是說不該詳細敘述想要的場景,而是我身為讀者寧願有更多的空間去想像。
例如說到一個古堡,不用作者娓娓道來,我就知道路過木板橋(可能會發出唧唧的聲音),推開有鐵鍊的大門後,我會到一個陰涼、由冰冷石版及充塞其間的青苔構成的神秘空間。角落或許有鏽蝕盔甲或斷手斷腳(什麼鬼)的雕像、樓梯旁的牆上掛著領主的油畫肖像,火爐中柴薪支持下火光映照在牆面上形成跳躍的光影。地窖中或許還有陳年佳釀,這都要歸功於庭園內的葡萄園。眺望台上必會有旗幟飄揚,下可以俯瞰整片森林;上可以仰望無光害的星空。歷史沉積於此也等候於此任由暗成為他的代名詞......。
因為用文字表達所以看起來長篇大論,其實用想像的可以瞬間達成唷=ˇ=,但這些都不需要作者一一詳述,甚至如果他的敘述和我想像得不一樣還會讓我有點困擾XD(喔就讓我活在一廂情願的世界吧)。在各種媒體紛擾的現代,書之所以存活的下去就在於它提供"可能性",也因此,買了"一本書"可能等於數十本份量的故事= =?
越來越不知所云了......就到此為止吧。

還有感謝妳,看妳的網誌腦深處很久沒運動的細胞通通都被叫起來做體操了(請想像那個畫面)。
2008/07/30(水) 00:48:49 | URL | travellerjay #- [Edit]
to:佚歆(轉眼又是這種撢掉灰塵才提筆的狀況了"大汗")
不過,那個啊,日系,日系日系日系日系...我好想看有大叔的作品啊<大叔寫的也可以喔V!(慢著)

好我承認我只是太苦悶了orz
^這是什麼無意義的留言b

to:travellerjay唉呀,先暫無論電話討論了什麼直接先在這邊回覆XD

話說這樣看起來,我覺得我自己可能不完全是站在一個讀者的角度讀小說,正因為是個創作者所以很能體會(好吧至少我希望我要體會到,否則我創作什麼呢XD),什麼叫創作者是必要的存在的這種問題。
不同的創作者會寫出截然不同的作品,嗯,我想這是普遍可以被接受的論調,也就是比如說,「林林總總那麼多的小說提到一大堆古堡,你怎麼知道眼前要出現的是哪一個?」
區分差別與否就仰於文字敘述,當然,你說讀者可以想像這一切的場景、人物風貌、甚至物品細節,可是如果一個作者不能全然的掌控自己的故事,那麼他打從一開始投注在這上頭的心力到底是什麼呢?
而無論這之中他的打算是試圖藏起一些、或是展開所有的脈絡,這都是他跟讀者的一種「互動」,這種「互動上的安排」始終是很珍貴而高竿的一環(呃,就算是你一味的站在窗戶這頭望著他在裡頭一邊睥睨著這世界喝著茶,這也是的)。
嚴格來說我當然是反對全然只為華麗而毫無用處的文字堆砌,可是這其中的標準似乎很難界定…很明顯的個人喜好當然是一個啦(大汗),可是就像我可以很明顯的指出我覺得我看過最近乎華麗又不覺累贅的作品是比如麥奇莉普(翼蜥之歌、幽城迷影都是其中之最,如果還受的了的話可以考慮挑戰御謎士三部曲),可是那種極盡細膩的捏塑放到不存在的女兒、姐姐的守護者(雖然這也沒有太細膩,或許我感覺到的是那種想在故事、人物、關係作徹底揉合的積極)裡頭看起來反而就有點格格不入(這個,說到這裡我突然又想到,我最大的一個壞習慣好像就是在回覆之間都會連帶扯入一些我本來不該罵的書XDD|||)
說起來我覺得這種所謂的「適合」可能又跟題材故事的基調選擇有很大的關係,當然你說像那種奇幻還是有寫的很冷硬的,所謂的柔美也不是說在以現代做舞台的地方就應該被徹底排除,風格的區分不能說是很強烈的,然而無論如何怎麼去琢磨突兀,以此煉成獨樹一幟的優點,這就是一個創作家長期以來在磨練的東西。

所以也不算是否定讀者的想像能力啦,哈哈,不過我覺得一個好的作者在於可以跳出來告訴眼前的讀者說:「嘿,你知道嗎,這裡還有一種世界是長這樣的,我不說的話你一輩子都看不見吧」這樣,當然,再進一步的讀者覺得那世界美不美、有沒有體會的價值又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XD

唉呀,不過最後我想說的是我希望這沒有跟我之前說過的話打架,雖然我常說嘴打嘴(喂),不過像提到作者有「藏起一部份故事」的權利,我的確覺得這是很OK的,但是要藏的漂亮,藏的有技巧,我才有辦法心服口服被這樣的安排打敗啊v
2008/07/30(水) 22:42:35 | URL | 伊 #- [Edi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