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profound light/淵光

一道禁止通行的門跟非得撞上的電線桿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拙劣的言語尖銳的文字

就算決定無論如何都不會離開妳視線能及處,在那個場合那個情境我還是退縮了;在錯愕與悲傷前退縮,或許還有一點自尊。
一湧出這個感覺便不知道如何措其手足,或許是為了掩護窘態我只能站到遠處;隱約期待妳能主動接近把我拉回來,可是沒有,連我的靠近妳都看不見,思索,困窘的發現唯一能想到的解決方法就是走開。
不責怪,不能,該抱歉的應該是我,即使明白妳不是刻意的啊,一遇到卻還是以這種消極應對了忍不住想,為什麼總是沒有注意到呢,為什麼總是不去處理呢,甚至看到了妳的困窘。
總是這類事情,總是如此。
可是我還能怎麼辦?等待嗎?緊隨嗎?是的,不能剋制住那個游離的是我,可是一個人要有所改變這能力到底能做到哪裡。
妳說覺得有些對妳而言遙遠的事物能給我快樂因此把我留在這裡,我還以為都以行動證明如果真的要有所改變有什麼放不下,可我放下了以後有任何差別嗎,只是把一切推開變成徹底的單獨。
說起來,在外面的人果然才是最期待大家處在一個平衡狀態的人吧;我明白不該輕易造牆──可又真的是我造的牆嗎?
視線的盲點太多了,過了一個交點之後我們對真實的詮釋差異是不是越來越大,又或者真實,真實,這不是可以詮釋關係的詞彙啊。
把傷口揭開,或許也是妳的。可是知道嗎,我只是想說,我實在不是一個太堅強的人,沒辦法無時無刻武裝去抵抗那些負面情緒;但假如妳願意無視這些溝渠,是的,只要妳需要我的時候我隨時都會飛奔到妳身邊。
只要妳需要。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The Thirteenth Tale | HOME | 原色測驗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