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profound light/淵光

一道禁止通行的門跟非得撞上的電線桿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沒有一字一句情緒性

不說的話我也跟J一樣了,這陣子以來很深刻的想起這個我之前是接受現在是發送一方的情緒;想來真的都能體諒了,可是妳還覺得我是在鬧彆扭嗎。
歸咎於怎麼說,然而說了有什麼用,更何況我以為我一直在說。只是每次的循環都以大概是我的自以為是作結,那個時候都會覺得想想便不是那麼嚴重了,不過是自己的任性。可是每一次都回復不到原來那層,或許是因此而淡寞逐漸加深。
累積才會有痕跡。直言云云,我不知道我們中間還剩下什麼。
有的時候覺得彼此活在一個詭譎的情勢裡,我都以為我很重視妳而相對的妳不,可是會不會妳也是這麼覺得呢?
關係就像DNA的交錯螺旋(好或說曾經),它重疊,如此緊密,可是分開的時候佔了多部份。
這樣並沒有什麼不好,怎麼說,我也害怕著太靠近的關係,害怕不真實的絢爛跟爆發過後的虛無,但是我困惑了,一開始覺得是這樣的價值觀造就我們的疏離,可決定把這個想法拋開而儘可能去做「靠近」的彌補的時候,又覺得逃開的是妳,或說不是逃開了,只不過是這個世界太過黯淡,我知道它留不住誰。
雖然就像我之前的網誌說的,我本來覺得不最重要沒關係、不是全部沒關係,可是說起來那甚至不是嶄新的一個由三個人組合起來的空間,每一次你們的兩人世界都讓我感覺到我的位子不過是一個安插的多餘,只有你們你們還是可以很快樂;說不定會更快樂。
妳說過妳會一直在的,然而我分不清楚是我太自私還是如何如何,我感受不到啊。

愚蠢嗎,自以為嗎,我也不曉得,甚至沒有誰對沒有誰錯,只是那種感覺很錯愕,妳對我如此瀟灑,可是有一個人妳如此依戀。深層一點去思考便是困惑著我是不是做錯什麼而讓我沒辦法成為那個人,或許我本來就不會是那個人。
所以想想何苦為了成全一個框架逼妳做出什麼選擇什麼改變。

我明白妳直視前方並想用盡全力奔跑,抓住每一個燦爛的痕跡,這樣很好,真的。只是我這個人比較荒廢一點,當我從妳覆滿琳琅滿目寶物的背上滾落的時候,我試圖追了幾步,可是跟不上構不著,我的自尊就阻止我跑下去了;自尊,否則除此之外真的不知道什麼構築起我這個人,最後防線保護自己的方法,自以為要被丟棄的時候就自己先從這個世界裡離開;當然這讓我失去我最重要的東西,可是我無時無刻不在失去我最重要的東西,只剩它從頭到尾的貫穿我的人生而已。

承認最近是自以為是的在躲避,沒講清楚前不知道怎麼面對妳。
說了這些也不是更不覺得可以恢復什麼,就給一個明白吧。所謂基本盤的關係;雖然我不裝堅強了,我真的覺得很悲傷。
非常的,非常的非常的悲傷。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狂響曲-氣韻聲動 | HOME | 老子天生不做於事無補的事啊。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