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profound light/淵光

一道禁止通行的門跟非得撞上的電線桿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看著

把自己放在情緒外面,不瀟灑,只是一收一放太久發現忍耐已經有超乎想像的彈性。可是也會疲乏,僵在那裡之後就是距離。
說是容易放手嗎,雖然可以的話我曾以為只要我自己能抓住那一點點那麼我就會永遠抓住那一點點;不是全部沒關係,不太重要沒關係。可是沒辦法抵住心中的困惑,那種低鳴像來回的漣漪,怎麼可能怎麼可以──更不要說能忍受這樣的淡漠,你明明也不是這樣;只是我們是這樣。
這就是問題所在了。
自認支持了好長的距離,我拖著一個隨時會崩毀的堤防不斷向海岸奔進,它垮了被沖毀的會是我自己,可是事實上縫隙都在滲水了。與其這樣不如都不要,不執著,不後退,不前行。沒那麼悲情,一個淡漠是避免另外一個自憐。
悲哀的是這一切居然不難。
我自問怎麼會走到這裡的呢?可是我問自己很多次了,多到自己覺得可以抬頭挺胸的問你說:「那你呢?」
只能說我不再去追究本末的對錯。如果只剩下裁決,那麼連裁決都沒有意義。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老子天生不做於事無補的事啊。 | HOME | 哪裡來的擺渡人

COMMENT

我來了!!雖然來了很多次...
但沒有留言= ="
還有阿...
妳的網誌的回應...
好...
冷...
清ㄛ...><"
所以我來幫妳了...儘管妳沒什麼在上網誌的
2008/05/19(月) 21:17:21 | URL | 廢物鉦 #- [Edi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