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profound light/淵光

一道禁止通行的門跟非得撞上的電線桿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錦上(ZS+485話雜感)

「與其要這個藻頭臭劍士的命還不如要我的命。」
感覺像是這句話才開啟了Zoro的聽覺,否則直視死神的世界裡原本無光,聲音終止在凝滯裡。
但他現在什麼都看見了;那一刻的Sanji那麼傲然的仰著頭。
而眉梢中居然能有火焰。
可能原本連Sanji自己也不清楚,但早在很久以前,Zoro就明白,Sanji或許是一個纖細的男人,體型上──甚至性格上都是的,可這個男人光憑藉著他自己,便絕對足以睥睨眼前整個世界。堅韌正如在一片昏厥不醒的夥伴身軀裡,還能站起來一臉談笑風生的在這裡阻礙他。
於是Zoro凝視對方的側臉,臉龐的稜線如刀鋒反光,一度讓他感到刺眼幾乎舉手遮蔽;光線裡的錯覺,他瞇起眼,覺得對方似乎也轉移視線看著他,也可能否。然後他們說話,不透過眼神或者是語言,但Zoro知道他們彼此在說話。
(你知道我的意思的吧,Zoro。)
Zoro吞嚥口水。
(事實上,我知道你必須這麼做的,就算我阻止了你你還是會做。可是我沒辦法不站起來,不明白,可就是沒辦法。還是說你知道原因?)
接著Zoro緊盯獅眼,察覺閃爍中的動搖──Sanji已經成功的轉移了他的注意力,敵人隨時都可以動作,但Sanji卻滿臉的一無所懼。
(臭劍士,我也是個男人啊。)他這樣說。
而他能做的僅是將手裡一向只對著敵人的刀劍指向自己的同伴,即便那一擊只用刀柄。
(我知道啊,Sanji。但你他媽的不適合血腥。)
(狗屁,你是要我一輩子當個只能切藻的廚師嗎。)
這句話以後就沒了聲音;又或者自始自終戰場上只有風。在Sanji滑落的瞬間Zoro感覺到廚師的手指抓住他的手臂又鬆開,那感覺像是落下來的雪花在手心裡融化因而沒了聲息,連溫度也不再。
若不是一切都不可能,他會說,Sanji已死。
可是Sanji不會死,就像Luffy;就像他Zoro;任何一個同伴的死去都是這艘船的恥辱,為了維護草帽海賊團的榮譽這些人都會活的好好的。Zoro明白。

20080223
*
不知怎麼的,就是好心疼。總覺得對於Sanji而言,自己的存在就連自己也覺得是十分輕易就可以被代替的;他的死大不了是換一個廚師,又反正大對決的時候紳士好像也很少贏的過女士,打架嚴格而言是Luffy跟Zoro的份。
「──我隨時都有代替他們去死的覺悟。」
可是不是這樣的,究竟要怎麼說怎麼做才能真正明白過來不是這樣的呢?存在的價值不在那裡啊,Sanji,不在自己的矛盾裡面。這船上沒有一個誰是不重要的,是當有一個人必須犧牲生命時那個人就可以當仁不讓的跳出來啊。

雖然看到索香板也有很多人開心的大嚷,然而Zoro的那一擊在我眼裡看起來其實不是什麼溫柔,那只是他的責任,他必須「一個人」扛起的責任,那是他打從一開始決定要跟隨Luffy時就很清楚將要面對的。

這陣子看了很多作品,花痴之餘最大的感想還是,這是一個男人啊,比起Luffy跟Zoro都毫不遜色的男人不是嗎?
*
另外一個比較無關緊要的附註,不知怎麼,打不出「千陽號」這三個字,像是在感情上還是沒辦法把它當成是草帽海賊團的船。(苦思)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絕望啦!我對這個電腦壞掉的世界絕望啦! | HOME | 新年的腸胃炎&新年的高燒38.5

COMMENT

這是哪裡的情結...?
ZERO versus SANJI的那段??
SANJI有事嗎???
2008/02/26(火) 21:06:01 | URL | travellerjay #- [Edit]
其實這是最近的連載XD(時間接算起來約莫一兩個禮拜前吧)
385話,其實中間我跳了很大一段也不是很清楚,不過看到的時候就是海賊團整團被敵方一個人打掛(或者是被別人打掛然後某一個怪物打算來要船長的命)
然後咱們的zoro就屹立不搖的喊著要用他的命來抵前者的安全,接著就像文字說的那樣啦XD

不知道你本來指的是哪段,想想其實這夫妻倒是常常在對決的(喂)
總之呱,嚴格說起來大家都沒事啦
我說有事的話我還會只是在blog上嚷嚷而已嗎qwq......

PS:是Zoro不是Zero
2008/03/02(日) 23:31:24 | URL | 伊兒 #- [Edi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