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ound light/淵光

一道禁止通行的門跟非得撞上的電線桿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不到火侯的狹窄攻擊性

發現有可能段考前這種擠壓出來的零碎時間反而才帶來了靈感的豐沛(潛意識在堆積如山課本的壓榨下就會想逃離…然後逃到諸如此類的這地方。)
在想一兩件事,所謂文學人對於自己文學的堅持。
有的時候那是一種壓倒性的原則,也可能很孤僻且非常的偏執,比方偶爾與偶爾看到一些言論會忍不住笑:「那麼你又懂了?又明白什麼是卡夫卡而將那樣的字詞輕易加諸在一兩個作品的感想上?」
不過回過頭想是,恐怕我自己也不懂。

文學的自我性造就出了太多盲點,可是回歸根本總覺得是因為急欲表現自己在專長領域的涉獵才延伸出那種攻擊性──然而這個世界本來就是這樣,聲響太多了,無論是有所旋律只是不同派別的音樂或是無調樂。

大抵我也只是考前的偏執=V=(遠)
*
不過另外,覺得自己真的是非常幸運的。
總是在接觸到另一個對我而言算還新的領域及事物時,身旁就會因各種不同的契機,爆炸性的出現眾多相關資訊──雖然也有可能是那些東西原本就一直都在那,然而還是寧願相信,這種是一種幸運。

那麼,印刻53期的王家衛專欄,太棒了各位一定要去看啊!(吶喊ing。雖然貌似是從52期就開始做報導了,可惜我沒看到Q^Q。)


發現我一直沒寫模仿犯的感想。奇怪,怎麼沒寫咧,我還一直以為我寫了。(遠目)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防禦 | HOME | [作業]失落地帶裡那一片恆久不變的雨

COMMENT

期末考絕對是偏執狂發作的時候(拇指)
我也是靈感這時候才出來唷ˇ

2008/01/12(土) 23:27:27 | URL | Ryou #j9Ci7dEw [Edit]
卡夫卡寫的不是都很奇怪嗎??=ˇ=?
很不合邏輯,不是嘛??
2008/01/13(日) 00:41:24 | URL | 腦殘鉦 #- [Edi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