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profound light/淵光

一道禁止通行的門跟非得撞上的電線桿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作業]失落地帶裡那一片恆久不變的雨

R的日記(後署:給J˙A˙R的信)
6/21
天氣好乾,J。在這裡,如果風大的時候你不遮上口鼻,沙子會襲捲進你整個身體。
我沿著天山南麓邊緣的洲一直往東行走,並在搭上來到這裡之前和丁先生聯絡好的直升機後,終於抵達了羅布泊──匯集了疏勒河、塔里木河、孔雀河,這片古語以羅布淖爾命名,象徵眾水匯集之處的廣大湖泊。
但的確,我們都知道的,J,這裡早已沒有湖了;或者有鹽,一圈一圈如人類胎盤似的鹽澤印記、還有那些試爆完的核子彈頭。除此之外,沒有湖了。
你要說那麼我在堅持什麼呢?可是,我告訴你,我便是循著那往後消隱的水流而來。
我一直都這樣相信,水流是所有事物的源頭,曾經是,現在也是。比如文明、歷史、國度、人類。聽過一個很美的說法,他那時是這樣寫:「人不應該遠離海洋,因為人的祖先是從海底爬上來的。」
這裡我們談的不是海洋,但本質上是一樣的,J,我相信解釋陸地上發生的這一切──包括你我,這一切──就得回到根本去找、回到這個本質;而根本的匯集是這裡,受著亙古不變的陽光照耀、千古年前鬱積在這兒的水流裏。所以我拋下你來了。
那麼,原諒我,J。
原諒我。


6/28
我寄宿在一個洲裡,雖然本來想找一個離羅布泊更近的地方,可那附近杳無人煙。這樣感覺很像是被困在這裡,其實不然
這幾天我從當地人口中聽了一些故事,但發現他們懂得的未必比外地可以得到的資訊來得多。事實上,我發覺他們的知識是十分封閉的,這使我重新意識到我的確是身在這麼大一個盆地裡、這麼大一個湖裡,而便覺得一切都不需太為苛刻。
可原本,這地方要說封閉也不盡然;從古至今有太多人曾來這片大澤巡禮,張騫、馬可波羅、以及一九二八年來到此處的地理學家:斯文˙赫定先生。或許他也是當中最聲名顯赫的一位。
當初他與他的研究小隊曾花了數年的時間在這裡得到了一個舉世震驚的大發現──他們證明了眼前這個不可思議的大澤居然是一個會漂泊的湖!
對,J,記得當初我曾跟你提過這件事,一直以來,科學界提出了很多說法試圖解釋這件事,
你卻只是說:「它大抵上想流浪吧。」然後轉頭讀你的報紙。
真不可思議,多年後我親自到達了這個地方,唯一想起的卻是你那個想像。
我──或說大多人,我們什麼時候遺忘了這個想像呢?
而我又是什麼時候遺忘了你曾經是富有這樣想像的一個人呢?
人可以依恃的一切太短暫了,可惜不憑藉著這些我們又說我們找不到一個「意義」。
意義,什麼又是意義。尼采說人是一個成為超人的過程,就像猴子之於我們是一樣的東西。可是當我把那些理智而上形而上的東西拔除後,我發現我最後的下場不也就像一個湖。
湖,漂泊,一圈一圈的鹽。湖。

快不知道我在寫些什麼了,都是胡言亂語。一直試圖談水、追尋它,但這裡好乾。

8/1
言云沙漠中的水比黃金還要珍貴,總覺這不是真的。J,我有一點惶恐,雖然不是全部,但這裡的人開口閉口談錢──瓜果、羊毛,甚至是鹽,大批大批的沿著那條每天都會被沙塵掩蓋過去的公路運送出去──記得我一個月提過當地人的封閉,或者現在我要再度更改一部份:他們是這樣每天每天的在開發出自己與外地、這整個中國經濟體的連結。
好像不壞,這豎是中國經濟的體系向鄉村滲透的一個體現,可能的話也是一個鄉村即將翻身又要成為一個城市的機會。
可是J,不知怎麼的,我感到非常悲哀。
這幾天也來來回回走了好幾趟坎井,真的是非常偉大的智慧。古老,卻有用。
而明渠匯集的水池底有沙;那瞬間我在想,如果哪天有人起來煽動說那裡頭混雜著金子,他們是否便會毫不猶豫的拆除這個地方──你說呢?
對於當地人而言這裡再也不是無可替代的神聖地點了。
困惑。

8/2
我又來到這裡,再度看著那些盤佈在羅布泊舊址閃閃發光的鹽,質地非常粗糙。
如果連那麼強大的存在都會因時間的推移而消失的那麼徹底,那麼我們憑什麼說活在這世界上的每一個時刻都是在豐富自己的人生呢?

8/6
我的旅程是時候該給它一個終點了,好幾天以前好像就預感到這一刻的到來。(可能是因為我太失望了…然而我又很快想起來,我的失落感究竟是投注在什麼東西上呢?或許早該同那湖乾涸了吧。)
另外,最近這裡四處瀰漫著一股緊窒的不安,雖然當地人表面不說,但我想是因為今年雨季來的過遲的關係。盆地一向的雨季都在七、八月,但我來訪至今未曾見過半絲雲。
乾旱原本應該是此處司空見慣去處理的問題,此刻對居民來說卻顯然有些生疏。另外,似乎是前鎮子與城市的貿易上有了些衝突,來視察的官員顯得非常消極的樣子。
是否人有了依便容易忘記一開始最原本的樣子呢。我不曉得,但一方面對於當地人很輕易的拋下原本生活仰的事物去過另一個新生活的事實感到十分氣憤,但一方面來說又明白,這不就是大環境而已嗎?
不過就是人生而已,這樣吧,J。

8/14
差點以為我的疑惑大概是無法在此處得解了;就要走,雖然我一直幻想能在沙漠裡的月色離開,因為那讓我感覺像是在夜裡的漠海餘波底潛行。
這幻想始終仍只是幻想,但你知道嗎,J,不可思議的是,下雨了。
我不會形容那個振奮的時刻,像是迎接一個最甜美的新生,這生命體哇哇大哭,轟的一聲雷鳴,然後是無數山與沙的眼淚,原本就在戶外的人先是發楞,又頓時手舞足蹈起來,在戶內的人也因為聲響而尖叫著衝出門。
啊,J,你說什麼叫歡欣,我著實是見到了;而我腳邊的小花從原本那麼乾癟的樣子像是頓時復甦開始伸展她的身軀。

去機場前我最後一次央求人帶我再到羅布泊一次;雨還在下。
我很快便嘲笑自己一時的發傻,畢竟這片刻的雨不可能填滿這一片千年的空虛。
然而地上泛起一圈一圈的小水漥。
J,不曉得你相不相信,我一直試圖告訴你,有些東西的本質是恆久不變的,如同這雨是塔里木盆地的雨,同時也和在台灣的雨是一樣的。

啊,J,我要回去了。而我是多麼想念……。


END



就算寫出來有一點自以為的文采,還是覺得我沒資格寫這篇文章。
不過是一些因為多讀了點書便看似加諸於己的經歷,其實都不是真的。
雖然價值觀倒不會有這種情形,可不也是長時間不斷抱負著的老梗嗎。

想要走的更遠一些。

對了一件最重要的事,JAR是-Juna Acid Ryou的縮寫(認真喔X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不到火侯的狹窄攻擊性 | HOME | Les Miserables

COMMENT

妳所說的"J",是誰呀??=ˇ=
可以跟我說嘛??敗~~~~託~!!!
2008/01/07(月) 20:47:31 | URL | 怪胎鉦 #- [Edit]
我猜對了XDDDDDDDD!!!!!!!!
寶貝我好愛你喔vvvvvXDDDDDDD
2008/01/08(火) 19:37:33 | URL | 琋 #e86gxV0E [Edit]
TO:鉦
嗯,應該怎麼講,其實就像我開頭跟結尾說的那樣啊。
JAR分別是三個好朋友呦XD

TO:琋娘娘
我好像也只能在這種小地方表白了說Q^Q(畫圈圈)
2008/01/12(土) 14:37:55 | URL | 伊 #- [Edit]
唉唷,這個
太令人害羞了(掩面逃~)

我看的時候一直想到沙迪爾傳奇ˇ
2008/01/12(土) 23:29:14 | URL | Ryou #j9Ci7dEw [Edit]
猛一看還以為是Juna Acid Rock(毆)
我也跟湖泊一樣乾掉了所以沒梗(?)
自以為的文采建立的基礎還算OK(啥)
至少有地基而不是一片不穩的沙
看完不到火侯的狹窄攻擊性之後覺得自己實在非常愚蠢
包括一切
2008/01/13(日) 17:37:36 | URL | A #- [Edi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