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ound light/淵光

一道禁止通行的門跟非得撞上的電線桿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發財

經過的發財車跟廣播跟引的隆隆還有兩顆一串的魚丸在冷空氣裡冒著煙,一直到很後來才發現小孩也下車了。
本來就在車上,或者是一直都在車上;他,他們。然後又失落,然後又出發。
*
那種時候才會真的發現,這就是民生啊,這就是社會。
一直覺得自己很害怕去面對這些角落,因為一看到就覺得酸楚到不知如何是好;比如那個拖著腿努力要拾起人家施捨的五塊的老人,這是我一輩子忘不了的記憶,記得國中時跟國文老師述說這個經歷的時候還哭了;到底為什麼哭呢?到現在還不是非常明白,可能我始終後悔著如果經過當時那五塊可以丟的更準就好了,偏偏又受限在那樣一股小孩懵懂時的侷促不安。

我也認為人可以像現在這樣活著真是太好了,可是太多人不是這樣了。
太多人。
其實想到這些就會覺得,像現在這樣總是只懂得嚷著自己疼痛、表白著意識上的精神的書寫,真的非常膚淺。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天亮之前暫時還算舊的一年 | HOME | 怎麼都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