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ound light/淵光

一道禁止通行的門跟非得撞上的電線桿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我走出東海的盛夏但距離怎麼可能成為光年

沉澱下來的情感一定不一樣,十個小時後、一天、兩天,宏觀下細微的差別放大來看其實天差地遠,不過可以的話泰半還是更希望一種直接的文字表達;唔,其實我解釋不出這會不會是一種粗糙,但又可不可能因此而出現了某種乾淨的純粹?就像毛片一樣。
──又或者,好啦,毫無頭緒在自說自話也行。

一直以來覺得讓自己陷入在一種情緒的起伏上很麻煩(雖然說歸說,手心抓緊的還不也是大起大落有所疏離云云)
可是營隊結束後覺得心中的一個角落好像慢慢活了起來,或許像文理大道旁大樹舒展的根、朝天際蔓延的枝枒緩緩在長;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想想,現實畢竟不是熱血少年漫,根深柢固的價值觀怎麼可能在一朝一夕之間因為某個舉動某句格言而全然推翻──更別說也不算是什麼契機起因。
但那種感動始終在,嘿我在哭,我在流眼淚,因為要分離這種以前曾經覺得絆不到自己的事情覺得很難過很難過,接著是一種爆炸性充滿過之後的虛脫。
──嗯,草地跟藍天都還沒離我多遠呢,可是已經很懷念;懷念畢業戲劇裡頭我們演的所有點,懷念寢室裡頭很可怕的奶粉味(我堅持),懷念因為是早上跑去買說不定因此很清新的報紙(?),懷念打牌中大家原形畢露的貴婦樣。
唉太多了,數完是流水數不完卻還是在心頭,我只知道,人跟人之間的關係是很微妙的,再短的時間都還是可以相熟,然而令人訝異而感動而珍惜的重點不是這裡,而是我們願意因此去試圖相信、相信不是因為彼此不會再見而不有所隱瞞,而是因要交集再交集才分享出自己的麵包與酒。

嘿,或許文學始終不是孤離的,只要相信愛:)。
*
我愛碧芳我愛第二小隊我愛大家都在的這裡。
*
就算想像所及仍抵不過現實滲透的速度,十四天後多少還是有所長進吧,接下來是踏緊腳步再往上,雖然有點意外上次的信心最後只流於空泛的言語而已,可是當事人才知道自己有哪裡不一樣。
韌性畢竟不能說說而已,還得無論如何、很堅毅的邁開步。
這次是真的準備好了。

話又說起來,昨天那種兩小時內狂飆小論文字數的情況是大自然的奇蹟嗎?(雖然小花同學云是廢話連篇XD<我自己這樣解讀V)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連結 | HOME | 耶公告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