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ound light/淵光

一道禁止通行的門跟非得撞上的電線桿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書感]獨角人

首先想說的是,其實我覺得書背那幾行形容根本是個(喂←不過上次有這個感覺的時候是「不存在的女兒」,越看越覺得書背的文字說的根本是另一個故事……)
不過,總歸還是認為,有點看不慣那種因為在現實中加入了夢境般的幻想情節元素,就都一股腦的用「卡夫卡式的想像」來引介的方法(遠目,尤其在覺得好像看穿什麼後,回頭去看更覺得這個形容是很不貼切的諷刺)。

(捏很大很大,入內請小心)
然後,其實是看到倒數幾頁的時候突然有個很強烈的想法貫穿全身(很不確定但又異常清楚),也才莫名的清醒起來;說不定,說不定是如此,什麼楚米齊克以及布魯諾也許存在,卻完全不如主角在故事裡頭作為主線那樣的想像──而事件的真正推動者就是主角自己,甚至那個小空間(原本認為是楚米齊克躲在裡頭往外窺伺她的那個小空間),就象徵著雙重人格的自己輪流被釋放,被壓制的一方便藏匿於其中的地方。整個故事便是建立在一個「狂人的想像,狂人的獨白」上。
這想法一出現就覺得什麼都能解釋了,卻又同時不寒而慄。有看過真正的精神病患,多少能理解那種對著空氣喃喃自語時旁人所感到的恐懼;直視雙眼也望不穿的,他們腦袋裡有一套自己的想像、自己的世界,但想到我在閱讀一開始全然沒辦法發現這點,透過書看到楚米齊克被主角營造出的那個瘋狂形象,卻不自覺的陷入了作者真正的瘋狂當中…算是某種被牽著鼻子走的感覺,也因此忍不住有種像主角感到自己正踏入楚米齊克的陷阱時那種不安。(毆)

劇情的部分要下評語的話,還是會覺得是個很精采的故事(或說是,嚇死人的架構,嚇死人的筆力)
雖然,啊,對,要形容的話就是太做了吧,以至於在閱讀的時候會先覺得哪段哪段太刻意浮誇而不是往扭曲的藝術面看。
不過還是很喜歡描述童年加入貴族俱樂部時的那一段,只是有點太鮮明、太容易讓人對照到現實裡了,所以總覺得很痛。(或許也是因為潛意識在找尋某些心裡說不出情感卻相契合的話)
→事後回想起來,我可以清楚看出當時自己在艾蜜莉的朋友之間昂首闊步,是如何引起他們愈來愈強烈的恨意,然而那時候我是多麼確信他們都喜愛我!
一個人對某個情境的解讀,真的可能挫到如此災難性的地步嗎?是的,的確可能,而這個發現令我深深不安,從此之後再也不信任自己。

自卑感營造出的罪惡感,但要點出什麼什麼一如是真是太殘酷了。

總之,對於這本書微妙的複雜情感,泰半也因為總覺得字裡行間有很多書籍的影子(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像是對卡蘿的愛以及後者若有似無(與其說有不如說是主角偏執的想像)的外遇背叛,還有主角那種錯估世界的性格面、文字間的跳躍感(然而有些地方總覺得很生硬,以致於閱讀起來製造了很多吃力。)
嗯,一直以來很喜歡這種揉合著荒謬面的小說沒錯,彷彿這樣一來就不用接受那種嚴謹而沉重的現實限制(無論是不是藉由另一面被突顯)。
然而現在卻突然有種「果然也有極限啊」的感覺,就好像過度的飽和而寫到後來都跳不出同一潭水……bb。



Ps:回過去看,書感講了老半天居然半點沒提到那隻角…是我沒品的潛意識覺得不重要,還是這也是一種書寫的失敗咧=w=(慢)
X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東聞聞西嗅嗅 | HOME | 老子的偏執偏激(毆)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