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ound light/淵光

一道禁止通行的門跟非得撞上的電線桿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無題 

你們已是歷史了
或輝煌
或你們根本不存在

詩人
你們已是歷史了
我卻是現在 是當下

但當下卻最為虛枉


20100319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觀蔡國強-收租院後感

觀蔡國強-收租院後感

觀蔡國強-收租院後感

你灰敗的軀體宛若在展示一場末日後的重生
撲天捲地的火山粉塵之下
你不過是凝起來的時間之流中的
一瞬
極其幸運的從忘川中爬出
代價可能是一隻落在地上同雨水混和為泥的雙手
所謂徵跡
裂痕 或是
掌紋 或是 
在你脖子上因枷鎖而鑲嵌的印痕
然你那些過去和被迫 被壓迫的吆喝聲
大抵都同你身後那人手中握著的鞭子一同腐朽

已是無光的幽微之處
他的眼神卻在比你更遠的晨星的後頭
更為空無

20100217

台北素描系列詩


(一)  行人道
白晝的光雜織思想
以髮髻作針 烏絲為線
然而此刻都止於其沒落的輪廓
(是額頭在那厚重粉妝的掩飾之下)
晰楚一如乾燥田地曝曬而致龜裂
人與人接觸不
透過眼神
言語出口後才發現更耳的是車輪與地面摩擦成的刮音
我不來自原始山與林木的靈魂意志
也原不
害怕一座城市
一棟大樓
一樹叢林

但終究是迷路了
比劃著語言彷彿諳瘂
街頭也不見模型的指揮警察
單調揮動雙臂而生出一個
即便是假意的
方向


(二)  捷運站
啊 花呀 我要親吻你的笑容了
你為何不在此刻快快樂樂的張開你的雙手懷抱我呢?
然而在臉際得到的回音則是
眩暈的白熱
在夜的捷運站道孤獨招手的招牌的光
行人流動過去 但並不發笑
此情此景
背後是晃動著的夜晃動著的寂寞
徒留
我一人站在那發窘
尷尬有如對著牆壁發錯情而不知如何是好的

一條公狗

快照

1. 我曾侍奉過英國國王。

以指間做記。那是他的崇拜嗎?赫拉巴爾?或偶然的喜好?隨手的撿拾?
未知之外她看出來的只是,這不是一個王者──但也不是一個侍者,有所歸類的話才隱約認為是他們站在線的同一邊;像從書脊背後走過的幽靈。理論上他們可能在哪本書的意識裡打過照面,但彼此望穿彼此的國度而未在雙方透明的輪廓上多作停留。
瀏覽過後就再度成為過客,但真神奇。女人想。ㄧ本書解除了一個旅者的隱身,雖然在閱讀的時候都以為藉此便可以藏匿住自己。

2. 雁鳥的飛行。

而她們好多年不見──差點就要這樣說,但看見那樣的沉寂就吞沒──吞沒言語‵吞沒沉寂,把自己吞進去,在暗的大肚子裡仔細尋思逃離亦發可笑的那股喧囂,關於過去。或者她原本以為自己有一天會欣慰這種遲來的正義,但正義到了眼前才發現這一切平凡無比──這樣嗎,不是正義,不是過去,至於猜測的對與錯又怎樣呢,如此而已。

然而,她知道這種感覺為什麼一直還在,了無的新意一半像是她曾遞上的第二張相同卡片,暫時姑息,最後終究會復萌。
或許也是因她這麼想便是妳意外的主因,原來她終於在思考了。

3. 有關其中停留的最久的一張。

他後退時伸開雙手往旁比劃,形容著那個未知的(就像是未知)的世界,於是那瞬間她覺得這八成像是船,或帆,迎向一切的行旅只懂前進的──,於是邊按快門。
她後來想起,有人說快門打開過久會使照片曝光,這使她忍不住思考,或許就是這個原因,此後她在回想起此刻的時候,在一片暗中仍總看見強光一片。

[校內文藝獎投稿]危城

事實上寫完的時候曾一度非常沾沾自喜,但是現在回過去看覺得媽呀這種東西居然還有第二名。
不過我其實不後悔在文章裡頭透露出的每一個理念,只是無法原諒自己居然寫出這麼拮据聱牙的作品XDDD|||

▼... Read more ≫
| HOME | NEX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