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ound light/淵光

一道禁止通行的門跟非得撞上的電線桿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46》 無法以言語說出口的,那就還是交給網誌吧

2046-13.jpg

「我一直在她的身上尋找那個舊蘇麗珍的影子,雖然我不自覺,但她又怎麼會不知道。」
▼... Read more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Fish Story

fishstory3.jpg

Fish Story.
指的是唬爛、胡謅一通的話語。


(內有雷,下收)
▼... Read more ≫

投名狀

國文課中看到一些有興趣的片段所以就把它補完了,最近片單可能還會追很多冷飯(回頭遠望)。
先不提這個,劇情很糾結看的我也很糾結,但後者跟前面的點好像不甚相同(咦),我明明沒有很找碴但一些地方還是情不自禁笑了(汗),因為那些明明不是適當的時機,但某種無意的突兀的言語表達跟臉部表情而破功。(被打)
→鏡頭特寫金城武第二句「大哥是對的」的那瞬間嘴角的弧度根本是在憋笑吧XD(很認真)。

路走的太長以後,原本再怎麼美好的立意都有可能因過多的血腥或怨靈而扭曲,這種部分說命定好像也很恰當,因為個性終究是多面而立體的,時間拉的越長,彼此的磨合與矛盾就會突顯出來。於是一開始如履薄冰般的打賭是一種霸氣與謀略,可是到了最後,那看起來就會像是一次一次貪得無厭的動機與藉口。

覺得處理得很好的地方反而是姜午陽的誤解而跑去殺掉嫂子的那段(啊不是說我太希望後者被除掉所以欣喜他下手…。)?
看起來是可笑的傻,卻突顯出其實誰都不了解誰的諷刺,這種藩籬尤其是當自利的鬼胎開始出現後建起來的,於是靠忠義才得以結盟的形體自然就垮台。不過,在最後的最後,或許還是在某種形式上回到了真正的兄弟情懷,無關乎了解‵背叛與否,自願也好非自願也好對共死的的坦然‵追求與釋懷,總是這樣了,還能求些什麼呢。最後依舊是充滿誤會的死去說不定反而是好的,以為是被魁字營暗算的趙二虎,第一時間以為自己成功殺了大哥但後來發現真相的姜午陽,還有自己為自己造了一個送葬隊的龐青雲。兵總是要死的,戰場上的高位上的皆然,剩下只有雨中泥濘裡的一地血窪,每一滴都是一個荒涼。

[銀魂食記]副標:角色在感想中也是會大亂鬥的

詳細的感想什麼可能後補吧,只是想來抒發一下心中的CP血。
目前基本上是銀桂/高桂派,但其實在我心裡這兩者是不衝突的,雖然比較偏好前者一點點,說大叔味也好,總之就是那種光明的笨蛋(咦),跟桂的互補性絕佳(也可以說是笨蛋的孽緣),感覺高桂似乎就無論如何都是SM的傾向(咦咦)。但也不全然,兩者在我心中應該是時間點的差別問題,想著攘夷時代這三人的關係一定會很微妙吧,或許是誰都沒意識到什麼,但桂成了其中最溫柔而緩衝的地帶...啊當然還有坂本啦(傻笑),史實上的坂桂似乎很有趣但暫時不萌,不過坂本這個角色在哪一種版本中(銀魂啦`PM啦)都很有趣倒是事實,對於這角色有種純然的欣賞啊XDD!

至於真選組的存在又是另外一回事了(笑),雖然動畫貌似很土銀土,但身為一個銀桂挑食派很自然就…(略)。可其實我也很喜歡銀魂中的土沖關係呢,雖然明顯和PM中(當然甚至是史實中)那種土方和沖田依存依的關係不同,沒有愧疚,不算溫柔,可是暗殺跟桀傲不遜傳達出的感覺大概是:「土方先生,這一砲你要躲過喔,否則我會哭的。」(咦)
真的是個孩子吧,不管在哪裡,至於銀他媽中冒出的S性,誠如總悟所言:「S只能打不能挨啊!是玻璃劍啊!」(慢)

這麼想來土沖其實有點像是銀桂的爆走版…嗎(大汗)?,極度啊,SS的受跟S的攻。
(結果寫了老半天真選組還比銀桂的感想多嗎XD。)

噢對了,忘記說說近藤這傢伙,嘛雖說是大猩猩的形象但其實也是翻身了呢(看看PM,那不是大叔啊!是老態啊XD!)
無論如何在銀魂中還是比較突顯出了土方跟近藤的連結,前者理論上來說的確還是很看重這上司的啊(前幾集的出場那根本是近藤控嗎?那是什麼對於主子的節操與能力每好的妄想。)

[電影雜感]重慶森林

chongqingsenl.jpg

最大的感想說不定是,音樂好好聽、林青霞的側臉好美麗、梁朝偉那個時候很拙但依舊從頭到腳一股神采,可惜對金城武沒感覺(XD)。不過個人覺得最出采的還是王菲,不會說,太適合了整個,無論什麼場合都高傲的像只貓,乾淨俐落,但鏡頭運轉間又是異常纖細敏感的。


而人與人的距離到底又是以什麼作為衡量呢?眼前的一個陌生人也可能曾經有跟自己相距咫呎的一刻,相對的,即使目光始終交會,會不會其實根本就站在地平線的兩頭?
就像一個以到處與人通電話作為失戀慰藉的男子愛上了第一個走入酒吧的女人,警察從兩萬五千呎的愛情高空落下遇見另一個正要高飛的女孩,乍看之下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故事,卻又在細小的環節上節節相扣,我想這種巧合才是現實,才是生命裡有趣跟無趣的地方。
電影特別的地方還包括整個帶出導演意念的運鏡──那種恰到好處的停格跟流動。
人群是一條川,但在這樣喧囂的速度裡,男人的手握著裝咖啡的廉價塑膠杯很緩慢的一格一格播送著,女孩的視線停在他身上,但也可能是望出去,或者是一個意識;再不然是一瞬間的無意對望,下一秒可能被忘記,這一刻卻還是在鏡頭面前完整的保留下來,那漠然、那驚訝、老闆抬起一隻手。
其實也好像是可以明白的,就是有那麼些時候一個人的動作在所有人之中有差距的緩慢行進著,可能是在別人眼裡,也可能是在自己眼裡,但最後一切還是會被迫接軌,再怎麼不情願也一樣,外在的時間不會因此停止流動。
會是一種悲哀嗎?還是反而是一種萬幸呢?因此而不至於與世界太疏離。


再來就是,最近看了一些東西,才覺得自己了解的實在太少了,各方面,書籍電影音樂諸如此類的其它,有種已經自陷在某種格局裡的無奈,但仍期待能掙脫出去。我想看一個很大很大的世界。
pic00001.jpg

13.jpg

pic00034.jpg

| HOME | NEX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