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ound light/淵光

一道禁止通行的門跟非得撞上的電線桿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雜感]書寫突破的可能--關於宮部美幸

最近在讀宮部美幸的系列作品,收穫不少但也很頭昏腦脹,真的是作品多部頭又大的超級重量級作者啊orz。

目前她作品中自己看過最厚的大概就龍眠,常被人掛在嘴邊的代表作則只敢看最薄的那本「魔術的耳語」而已…模仿犯跟火車接下來要好好努力囧。

不過,其實我本身不算推理小說謎,作者寫手都沒認識幾個更別說風格門派,對於宮部美幸算是很個別的喜好吧──十分佩服她那種不斷挑戰各種書寫角度、不斷讓讀者見識到說故事的方法其實還有這麼多種可能的作風,就像她故事中總是有很多脈絡同時進行一樣,除了書本身,其實她自己那種不被風格限制住、可以寫輕鬆小品也可以寫人性寫殺人的多變性就是很值得看齊的一點。

雖然說在部分的細節修辭上我一直看的不習慣(倒也不是針對她,而是日系作家的語句一直以來都讓我感到某部份的冗長頭大),還有很多人一直強調的她故事裡對於人性的各種側寫,有的時候也讓我覺得有某種日本人特有的做作偏執。

然而想想,畢竟現在看的幾本感覺都是早期的作品,主角也大多是以少年為主,也許比較難表現出人物形象真正厚實的那一面;不過對於故事劇情的安排架構我就真的豎拇指了,經驗裡也有感,匯集劇情線一直都很困難,主線不能太多,不然很容易就會出現到結尾還是持續爆炸的窘境──然而宮部美幸就是能做到放射出不疏不密的故事網,最後一口氣完美收回,不讓讀者有任何知道事實仍感矛盾的地步,比較起一般較單向(即使結尾大逆轉)的小說,算是多了很多趣味。



又,最後,我一定要說,好愛宮部美幸作品裡柔和的那種奇幻元素。

之前好像也講過,我對這種將很現代又嚴謹的作品揉合奇幻的各種作家作法很感興趣,這真的需要功力,而不是像現在坊間一股腦湧出的所謂「現代幻想」`「現代科幻」,隨便加入超現實的東西就冠上奇幻二名。

──如果要碰觸我們都熟知的這個世界,就必須遵守某個世界既有的規則,而不是一味的崇尚「打破現狀就是創新就是創意」。

說到這個,突然想到夕月日前寫過的一篇<關於感動與驚訝>,裡頭有部份就談到這種類似文學上跟現代藝術上的分歧點。

個人則是覺得啦,有些東西,也不能說是因為眾人的眼光皆舊自然會視新物為邪魔歪道,就像錯誤時代的可怕時尚,當下很流行,但若干年後回首依舊會覺得這個年代的人到底都在幹嘛,諸如此類。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校慶紀念活動之二--與導演林家億的對話

完完全全感動到無以復加。

事實上,從聽的當下一直到散場,全身血液細胞就始終沸騰不已。(雖然在會場預備的時候就很糗的發現一件事…我把導演的類型搞錯了啊XD,他目前主要在製作的東西其實是音樂劇而不是電影。)

不過弄清楚之後就有印象了,記得前陣子的新聞好像也有報導過他的<拜訪森林>(Into the woods)。雖然廣告主要打出的噱頭是所謂將百老匯的舞台在台灣重現…但我覺得,如果能夠實際去聽這位導演談過一次他想做的、想說的,就一定會馬上湧出強烈想看劇的意願吧。

而話說,看到林家億(啊其實該叫學長)的第一眼馬上聯想到的是魔戒譯者朱學恆…那種親切感吧XD(還有體型?←沒禮貌)
▼... Read more ≫

校慶系列紀念活動之──劉克襄老師駐校演講

會場標題寫的是「每隻昆蟲都是人」。日期就在今天(或者說,一個多小時以前的今天)。

筆記則是一樣待補…(毆)

不過我先招認有可能生不出來。因為說實在,總覺得沒有想像中那麼有收穫,也許是大部分人提出的問題都太過於偏向作品中所謂的生態面了吧?文章中一些故事的細節和實地的保育過程之累,雖然有趣,聽一聽多少還是有種錯走到生物調查研習會的感覺…或者說其實是我把座談會想的太美好了嗎?

(果然自己劈頭問的那個中心思想氣氛就是嚴肅,orz。)

然而,就想法裡啦,能和一位創作態度值得敬仰的作家對談並不是常有的機會,而且所謂文學的思想啊價值性上,本來就是每個人都不一樣的東西,能聽聽作家們分享的話一定很過癮,只可惜今次這點就比較沒有實現到。(忍不住還是會把這場演講跟去年某場也跟自然寫作有關的演講做比較,不過,天哪我那場的感想也沒寫,而且還忘記那位老師的名字了||||(資料在哪啊在哪=口=)

然而這樣說下來好像很對不起學校?(抖死)

啊只是,雖然看起來都在抱怨,聽的當下還是蠻愉快的,呃,也有一種娛樂性吧。←這樣說並沒有好一點。

但的確還是有一些生活片段,如宮騎駿觀察老鼠走路這種經驗一樣讓人覺得不愧是某種身為文化人的觀點,XD。





接下來期待禮拜五(應該吧,印象中是禮拜五)另外一位導演的座談(這個我也忘記名字了,明天去翻翻通知)。

嚴格來說甚至在之前就比今天這場更期待些?畢竟,其實我始終覺得電影跟小說有某種十分密切的關係。

雖然這好像也是公認如此的概念就是。





補  <劉克襄老師的簡介>

劉克襄,一九五七年生於台中縣烏日鄉九張犁土角厝的老家。初始取名劉資愧,因父親信奉社會主義,鄙夷資本主義之故。二歲時改為今名。文化大學新聞系畢業。曾任台灣日報副刊編輯,自立晚報藝文組主任兼副刊主編,現任中國時報人間副刊撰述委員。


著有詩、小說、散文、自然志論述、兒童文學繪本等三十餘部,代表作有小說(風鳥皮諾查)、(座頭鯨赫連麼麼);散文(自然旅情)、(隨鳥走天涯);詩集(河下游)、(漂鳥的故鄉)、(小鼬鼠的看法);報導台灣舊路踏查記);自然教育(山黃麻家書)、(色童年);論述(台灣鳥類研究開拓史)等。曾獲吳三連獎報導文學獎、時報文學敘事詩推薦獎、台灣詩獎、自然保育獎、小太陽獎等。






資料來源>http://www.tccab.gov.tw/author/show.asp?aurname=%BCB%A7J%C1%B8






小小一點補註。也許資料還不夠明顯,但其作品最主要的特色在於報導文學的寫法和熱中自然保育這點。屬於自然寫作類型的作家。

[心目中偉大的作家]1.古老詩歌的詠嘆調-派翠西亞˙麥奇莉普

姓名:派翠西亞˙麥奇莉普

作品(以台灣有譯本為主):御謎士三部曲(赫御謎士、海與火的傳人、風中豎琴手)、翼蜥之歌、女巫與幻獸、幽城迷影、魔幻之海

*

其實在接觸過麥奇莉普的作品後,一直很好奇,擁有這樣筆力又多產的作家,在台灣的奇幻圈裡居然會沒有被致力的被推廣出去。不過,加上自己和身旁一些人的經驗,也不難想到,或許就是她一貫的詩意、象徵型的筆法,使得她的作品很容易在深讀前就先感受到混淆思考的晦澀,讀者群於是也跟著比較不那麼大眾。

然而我並不認為這會影響到她作品的經典性,事實上,在台灣如今逐漸量多、卻又不見得質精的奇幻市場裡,她的確讓我在魔戒、地海這種大部頭的作品後,重溫到了那種奇幻故事可以引出的感動(御謎士三部曲和翼蜥之歌果然已經躍到心目中奇幻書單排行的前三了)。

以下約略作幾點的筆法感想與介紹整理。
▼... Read more ≫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